• 關於

    這是一個以互惠關係的角度去觀察及改變社交互動方式的實驗項目,透過將人身演變成一台相機,在過程中產生有趣的互動,從而嘗試冶癒社交焦慮。 Touchy(穿戴裝備的演出者)大部分時間都是被盲化的,直至別人觸碰其皮膚即能打開「視覺」。一旦視覺被「啟動」,人體相機就能為觸碰者拍照。

    社交關注

    因為科技的便利,人類習以為常開始建立社交隔膜,避免共享現實中的社交空間,或直接接觸陌生人。而互聯網上的社交網絡或流動通訊科技的普及則放寬了社交的界限,但同時亦非人化了溝通。在此日益嚴重的情況下,更令人產生對社交的焦慮,如源於日本的“隱蔽青年”和“御宅族”文化就是其中普及的例子。Touchy的出現旨在對這種現象進行批判,並透過轉化人類成為社交設備(相機)來提出解決方案。 前設是我們都認同相機是一個共享的回憶,珍貴時刻,享受,情感,美感等的工具,而Touchy則進一步去探討人類化設備(設備化人類)如何提昇社交生活。

    人類相機

    為實現人類相機,藝術家把相機的功能附於一個可穿戴的頭盔裝置中,它由一對自動開合的快門,一個鏡頭和一個觸控式屏幕所組成。快門用以盲化Touchy:只有別人的觸摸能打開它們並促使Touchy能看得見東西。當別人與Touchy保持10秒的接觸,前置的鏡頭就會拍下一張照片並顯示在背面的屏幕上供用者存取。這正比喻著Touchy活在一個被隔離的世界經驗著完全的黑暗,就如一些承受著相同的感官退縮的社會障礙患者一樣。你毫不費力的接觸,是惠及一個人的視覺和進行拍照的動作,就此能冶療焦慮和產生具趣味的互動,藉以令人享受那過程並重新詮釋我們使用相機的模式。

    接觸

    Touchy混合了人和相機的角色並統一了各自的能力,這需要用戶考慮兩方面的可用性:即身體與機器。 在Touchy體驗中,異常特別的是它本質上就是挑戰我們對接觸的概念,因為互動的門檻延伸至皮膚上的觸碰。在某些情況下,這方面的經驗更被直接的眼神接觸所提昇:拍照的過程包含了揭露快門背後那雙眼睛的舉動。那行常的機械過程昇華至心靈上的連接,毫無保留地體現了“眼睛是靈魂之窗”的意義。 一幀簡單自拍照的誕生等同於10秒鐘凝望著對方的眼睛,這可不是既諷且詩的事情嗎?